专访靳薇:民族、宗教问题应去敏感化

            2014-03-27 14:03:00 环球网 靳薇 分享
            参与

              长期以来,民族政策问题备受学界关注,是否需要调整、如何调整,也引起了不少的讨论。近期,环球网评论频道就相关问题采访了中央党校教授、博士生导师靳薇女士。靳薇认为,民族问题、宗教问题应“去敏感化”,反思、完善我们的民族、宗教政策。

              环球网:您认为当前民族政策及实施中存在什么问题?

              靳薇:首先,存在贫困问题,贫困又分为“绝对贫困”与“相对贫困”。绝对贫困在新疆逐渐减少,相对贫困对人的心灵伤害也很大,他们认为他们应该得到却没有得到,感到?#35805;?#22842;了,是种比较中产生的感受,并不是说他们原有的东西?#35805;?#22842;了。特别典型的是一种非常有煽动性的说法:新疆的石油资源和中东阿拉伯国家一样,但中东国家富得流油,而新疆尤其是南疆的老百姓这么穷困,财富都被汉人的政府夺走了。

              其次,我们的部分政策不完善。我发现一个现象,中国经济越落后的地方,政策也越“左”,不仅简单粗暴,地方性的政策、执行政策的思路也落后于经济发达地区,当地政府的执政能力也跟不上时代。可以认为,执政能力不足与政策的不完善,造成了一部分社会矛盾。

              第三,就是外来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方面的干扰。比如搞暴恐行动人,精神上就被宗教极端势力绑架了。在新疆发生的多起暴恐事件、天安门金水桥事件、昆明火车站事件等,?#38469;?#36825;种仇恨的渲染。

              环球网:您对这一问题的发展趋势怎么看?

              靳薇:个人觉得不乐观。首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问题的根子是挺深的,一旦形成这样的积怨,在很短时间内很难清除和改变。其次,我们现在的反思不够,民族问题、宗教问题都还是禁区,处处都非常敏感而无法研究讨论,这样非常不利于在政策上进行完善。

              环球网:您认为对这一问题应该采取什么有效对策?

              靳薇:首先,要切实改善当地老百姓的生活,发展经济不是万能的,但是贫困确实会开出罪恶的花来。

              其次,要在民族政策、宗教政策和文化政策几个方面,进行很好的反思。“危机”,意思就是,当危险出现后,转机也会随之出现,但关键是能不能抓住这个转机。相关部门应将民族问题、宗教问题“去敏感化”,进行反思、讨论,就有可能完善我们的政策。

              第三,过去曾出现过机场对新疆人安检时“另眼相待”、新疆人在许多城?#24418;?#27861;入住宾馆饭店?#35748;?#35937;,让在新疆生活工作的各民族尤其是维吾尔族感到受到了侮辱。另外,网上出现的对新疆人的一些标签化、污名化,对问题解决也不利,反而会火上浇油。

              第四,我对?#25945;?#25552;个建议,在报道这样的事件时,不要仅仅限于表态、站队,不要标签化,?#25945;?#30340;责任在于引导全社会进行反思。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
            浙江十一选五软件

                                全天pk10稳定计划 福建时时彩走势图 易游老虎机网页登录 今日足球竞彩专家预测 同城游美女捕鱼破解 3d开机号近10期列表 黑龙江时时彩视频 赛车pk拾开奖直播 河南快三手机版 云南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