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利比亚战事又起,西方应为此愧疚

              利比亚战火重燃。控制该国东部的“国民军”首领哈夫塔尔下令他的军队进攻首都的黎波里,而控制的黎波里的民族团结政府得到联合国承认。一般情况下这会被视为叛军对政府军的攻击,但当下利比亚的情况似乎比这种定义复杂。

              利比亚是“阿拉伯之春”爆发不久于2011年最早陷入动荡的国家之一,由法英打头,美国参与,西方对利比亚局势进行了强势干预,推翻了卡扎菲政权。利比亚从那时起陷入长时间的政治分裂,除了首都和西部一些地区有联合国承认的政权,国民代表大会和支持它的“国民军”控制?#20284;?#20182;部分地区,还有一些地方处于无政府状态。

              问题的蹊跷之处在于,哈夫塔尔搞的并非是简单的“军阀割据”,他也有国际力量支持,那些力量首先是埃及和阿联酋。由此看出,阿拉伯世界在利比亚局势上处于严重分裂状态。

              美国于4月7日宣布撤出其在利比亚的一支分遣队,该部队被认为在利比亚执行支持外交使团?#22836;?#24656;等任务。尽管美方没有讲这支分遣队的规模,但它应当是一支人数有限的特种部队。

              一般认为,的黎波里政权的地位比较正统,西方主要国家也更多支持它,哈夫塔尔的背景更复?#26377;?#19981;过这不是绝对的,利比亚如今的事情卷入了不少石油利益,阵营并不十分分明。

              哈夫塔尔曾在卡扎菲时代任过?#25991;?#38271;,他在上世纪90年代获得了美国公民身份,最近几年经常去俄罗斯。他领导的部队被一些人描述为更加世俗的力量,是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反对者。

              总的?#27492;担?#21033;比亚是“阿拉伯之春”留下的最失败的国家之一,西方对它失去了战略兴趣。“阿拉伯之春”时,西方在利比亚有一个明确的敌人,他就是卡扎菲。西方当时的干预是在意识形态冲动中进行的,投入了大规模力量,?#37096;?#20197;不计后果。那是一场当时被宣扬为充满正义的战斗。

              在之后的几年里,利比亚除了输出一些难民,基本被遗忘了。经过重新洗牌,外部力量根据各自的利益对利比亚进行渗透,形成颇为复杂的格局。

              近日出现新的战事,美国不是往利比亚增兵,而是将仅有的少数军人往外撤,其他西方国家也一时拿不出明确的政策。这表明西方对利比亚整体上的?#29260;?#26377;多严重。

              如今的利比亚既没有明确的意识形态靶子,在地缘政治格局中也暗淡了下来,石油的重要性亦不像从?#22467;?#35199;方如?#25991;?#22312;这个国家打起精神来呢?在卡扎菲政权倒台后,西方在中东的主要兴趣集中在了叙利亚。原因是俄罗斯、伊朗都支持巴沙尔政权,搞掉巴沙尔政权成为一度让西方高度兴奋的地缘政?#25991;?#26631;。

              西方这些年基本?#29616;还?#25512;广“民主”,不管建设。本世纪以来旨在帮助受战乱破坏地区的重建计划比较有名的是阿富汗重建计划和伊拉克重建计划,原因都是美国牵头了推翻这两个国家原有政权的战争,而且战后局势不稳定,国际上针对那两个国家的重建会议很大程度上是在帮美国收拾烂摊子。

              在利比亚战火重燃的时候,美军撤出发出的显然不是积极信号。如果国际社会不推动利比亚各方实现停火,重回谈判桌,那么这个国家将经历新一轮的动荡冲刷,还会有大量无辜的人失去生命。

              “阿拉伯之春”至今已经8年多,西方舆论当时欢呼的这场革命迄今被证明是历史上最低效的革命之一。这场革命留下了三个不断淌血的伤口:利比亚、叙利亚和也门。埃及恢复了事实上的军人执政,海湾地区的美国盟友基本上没有被触动。变化大一些、且相对稳定的只有突尼斯。

              利比亚2010年人均GDP排在世界第56位,2017年排到了第108位,这些能都归咎于卡扎菲统治的后遗症吗?西方如果不愿承担帮助利比亚重建稳定和发展的责任,至少应该给个说法,告诉世人:西方的那套东西不是万能的,它对很多发展中国家?#27492;?#24847;味着巨大的风险。

            责编:王怡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

            浙江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