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雷厄姆·艾利森:“修昔底德陷阱”当然是可避免的

              如果我们观察过去几年美中关系的变化,即使没有很仔细的观察,可能也会困惑。中国25年来都被美国视为朋友,而华盛顿的态度已经发生了180度的变化。

              在几个世纪的历史中,有无数不同的国家陷入灾难性的冲突,而这肯定不是我们希望的中美关系发展?#22982;?#21521;。因此,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我们需要有一?#20013;?#24418;式或一个?#30475;?#30340;权力关系。

              有几个问题:中国正在崛起还是已经崛起?中国的崛起是如何影响美国一直以来主导的国际秩序的?为什么会有战争,尤其是没有人想发生的战争?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吗?美国和中国的民间力量在什么时候起作用?最后,如何摆脱这些陷阱?

              中国崛起得很快,比历史上任?#25105;?#20010;国家都要快,而?#19968;?#22312;继续崛起。当中国实现自己的梦想时,这对美国有什么影响?它不可避免地接近了美国在秩序顶端已经成为习惯的位置和特权。怎样才会在这样的动态中导致战争呢?中美之间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吗?不,让我马上说三遍。不,不是不可避免的,不是不可避免的。

              中国人致富的愿望是合理的

              “修昔底德陷阱”是我16年前引用的一个术语。我的观点是,当一个崛起的大国威胁要取代一个统治力量时,其结果往往是战争。也许历史就是这样运作的,也许不是。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的40年里,中国发生了什么事情给人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在改革开放之初,有多少中国人?#21051;?#38752;不到两美元的收入挣扎求生?这是世界银行的极端贫困水平。猜猜,?#21051;?#23569;于两美元的中国人占多大比例?99%。如今,40年后的今天,99%变成了1%。99%中国人生活水平已经提升到这个水平以?#24076;?#36825;在历史上从来没有过。

              肯尼迪学院和商学院之间的通道工程自我担任肯尼迪学院院长时就已经开始了。这项工程于2012年开始,预计2014年完工,但是2014年仍然没有竣工,直到2017年它才正式完工,花了比预计多一倍的时间。2015年我来北京时,北京市政府决定对三元桥进行旧桥换新桥的升级改造,花了多长时间?我们先猜一下,要多久?#30475;?#26696;是43小时。我对当时的北京副市长说,如果他能来哈佛完成哈佛工程的建设,我愿意作出一点贡献。

              崛起中的中国是如何在各方面对美国利益造成影响的呢?一个例子是贸易,美国曾经是亚洲国家的主要贸易伙伴,而如今,中国成为了那个主导者。随着中国的崛起,它不可避免地取代了美国的主导地位,直到美国的友?#27809;?#20276;们习惯这一现象。

              中国人致富的愿望是高尚的、合理的、可以理解的。但是,美国已经习惯了在?#32943;?#20107;务中处于最高的位置,成为第一大贸易伙伴,拥有最多亿万富翁,是人工智能的领导者。英国的情况也是一样

              对中美联合行动该缺乏信心吗

              我们都面对着一个条件,一个中国正在崛起的结构性条件,中国将继续为自己的利益而不断发展。在没有大国战争的70年中,美国努力在国际秩序中保持领导地位。我们认识到,这种竞争造成了脆弱性。因此,让我们把这作为一个难题:大国关系如何管理这种脆弱性,那将是一种怎样的新形式呢?首先,认识到系统性威胁。这是一种系统性威胁,来自结构性现实,而不是任?#25105;环?#30340;意图。第二,共同预防危机。因此,联合行动要在危机预防方面起到作用。我们知道,尽管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来预防危机,坏结果还是会发生的。所以当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还要积极建立沟通的渠道,需要多个级别的通信线路,比如有军事与军事之间的坦诚交谈。第三是中国和美国想法的结合。所谓的竞争伙伴关系是站在一边,同时又和另?#29615;?#21512;作。举个例子,苹果和三星都是销售智能手机的竞争对手。三星在智能手机销售方面已经领先于苹果,但三星也是苹果最大的供应商,所以在某些方面是合作伙伴和竞争对手。我们是否可以将二者结合起来,提出某种概念,作为中美关系的战略基础。

              中美应在必要领域进行合作——防止战争的问题、通往战争的道路以及需要双方都参与的领域——联合军事演习可能是前进?#22982;?#21521;。中美应该在朝鲜半岛问题和台湾问题上寻求预?#26469;?#26045;。气候合作是合作的关键领域,这对所有各方都至关重要。中美双方应形成合力来解决这一问题,这是一个重要的共同利益。

              如果不是中美两国的联合行动,2008年金融危机就会变成一场大萧条,而这些?#20174;κ导?#19978;是在两年多时间里形成的一系列互动和信任关系中产生的。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今天,为什么会对如何解决缺乏信心呢?(作者是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创始院长,本文是作者在“2019哈佛大学中国校友公共政策论坛暨全球化?#24378;狻綜CG】圆桌研讨会”?#31995;姆?#35328;节选)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

            浙江十一选五软件

                                穿越火线电视剧 凯蒂小屋怎么玩 玩主机游戏需要买什么 切尔西拜仁慕尼黑 莱切斯特城vs伯恩茅斯 经典高球电子 北京赛车官网直播 金钱蛙注册 比利亚雷亚尔里克尔梅 门兴展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