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斌:德国推动产业政策回归的背后

            2019-04-11 00:48 环球时报 王建斌

              关于“产业政策”问题,过去一直是中欧双方讨论的热点内容。最近,?#20998;?#26041;面尤其是?#20998;?#32463;济“领头羊”——德国对这一问题的态度正发生变化。

              一场大讨论

              对于视“社会市场经济”为圭臬的德国人而言,“产业政策”及“规划”这样的概念在他们的脑海里自始就具有负面含义,因为它意味着国家对市场的干预。几年前,当笔者陪同德国联邦议会基民盟议会党团的议员前往国家发改委听取有关“十三五规划”的介绍时,几位议员脸上不约而同流露出不屑的表情:因为在他们眼里,“规划”就等同于原民主德国的计划经济,就意味着低效和一?#31471;?#27700;。

              时过境迁,德国人对“规划”和“产业政策”的认识也发生了变化。2016年11月,时任德国联邦副总理兼经济与能源部长的加布里尔在香港参加德国经济界亚太委员会年会时曾表示:中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面向未来制定长远规划并有效执行的国家。

              从今天来看,这一来自前社民党主席的观念,已经跨越了政党的藩篱,成为了德国政界的共识。因为,有着基民盟背景的现任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在2019年2月以其操刀的“2030国家产业战略”(讨论稿)为基础,正式启动了德国及?#20998;?#30340;产业政策大讨论。

              阿尔特迈尔的“2030国家产业战略”根植于社会市场经济之父艾哈德“为全民创造康裕生活”的理念,将其视为国家责任及一国政府合法化的表现。完成这一目标的手段就是创造和保持工业岗位。阿尔特迈尔认为,在全球化进程中,随着世界经济力量对比发生的变化、世界市场的急剧变革、颠覆?#32422;际?#30340;大量涌现、创新的日益加速及国家干预的增强,世界经济格?#32456;?#32463;历着重新洗牌。在新的?#38382;?#19979;,德国作为一个成功的工业经济体,必须积极参与这一变化过程的塑造,而不是沦落成被动的旁观者。

              德国的经济模式主要依托产业,产业竞争优势的丢失意味着德国国力的衰退。?#32422;业紜?#36890;信及计算机?#38469;酢?#30899;纤维材料的生产为例,阿尔特迈尔认为,曾经在这几个领域领先的德国现在已经失去了领先地位,而一旦失去便无望夺回优势。此外,在平台经济、人工智能、自动驾驶及数字化领域,德国方面也认为现在已经与世界领?#20154;?#24179;存在差距,所以德国当前最迫切的是需要保持自身的“工业及?#38469;?#20027;权”,要保有和捍卫自?#21644;?#25972;的产业价值链,要继续大力支持中小企业,促成更多隐形冠军的产生。

              笔者认为,阿尔特迈尔制定这一战略的目的,就是要在所有重要工业领域保持德国与?#20998;?#30340;经济、?#38469;?#33021;力、竞争力及领先地位,为此德国意欲大力发展产业,并把工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占比,从现在的23%提高到25%。

              三个新动向

              分析这份“2030国家产业战略”和德国方面的相关阐述,有几个新动向值得关注。

              首先,德国方面首次将产业问题提高到了“工业?#22270;际?#20027;权”的高度。

              为使这一主权不受到外界侵蚀,阿尔特迈尔在2018年发出动议修订了“德国对外经济法”,将国外企业并购德国企业的政府审查触发门槛进一步降低,从过去参股25%需要审查,改为参股10%就必须启动审查。而且,还建议设立国家基金,当位于关键产业中的德国企业资不?#32456;?#26102;,由国家先行?#23637;海?#37325;整后再私有化,目的是不使相关?#38469;?#33853;入外国企业手中。

              其次,在关键?#38469;?#39046;域,由国?#39029;?#38754;,促?#19978;?#20851;产业的落地。阿尔特迈尔以上世纪60年代原德国?#22836;?#21033;亚州州长施特?#36864;?#20513;导建立?#20998;?#30340;航空工业、进而促成空?#22270;?#30456;关配套产业的产生为例指出,今天的德国有必要由国?#39029;?#38754;主导电动车电池组在?#23601;?#30340;生产。

              第三,面对全球化的市场,应由国家扶持龙头企业参与竞争。以西门子轨道系统集团申请与法国阿尔斯通公司合并一事为例,德国方面认为,未来的参?#38469;?#22330;不是国内或区域内市场,而应是订单规模为几十亿至上百亿欧元的全球市场。没有规模就无法参与这样体量的市场竞标,就无法与如中国中车这样的对手竞争,其结果就只能做分包业务,沦落为总包企业的加工厂,进而将这样的大市场拱手让给中国、美国。为此,德国方面已经开始呼吁欧盟修改竞争法,?#21592;?#20110;德国或?#20998;?#40857;头企业的产生和争取全球市场的大额订单。

              此外,德国方面还建议,有些创新对保持和赢得德国产业竞争力有重要影响,应对这些创新进行有时限的补贴,打击倾销及市场垄断地位,建立公平竞争环?#22330;?

              一条发展主线

              事实上,德国的相关建议已经在德国及?#20998;?#25472;起一场?#32420;?#30340;产业政策大讨论,并提出在国内讨论的基础上将“2030国家产业战略”上升为“?#20998;?#20135;业战略”,在欧盟理事会框架内设立“工业部长理事会”,协调?#20998;?#30340;产业政策。

              如果德国真的确立这一产业战略,甚至对欧盟也产生了影响,我们必须注意其可能带来的两个方面影响。一是德国及?#20998;?#30340;有识之士终于意识到,自身在全球竞争加剧,?#38469;酢?#21253;括颠覆?#32422;际跬环?#29467;进的情况下,不可?#28304;?#32479;产业?#38469;?#39046;先的老本的现实;二是整个战略的着力除了着眼于如?#26410;?#36827;创新力、竞争力内生,还关注如何通过国家干预,防范外在、尤其是来自中国的竞争。

              不?#20204;埃?#20013;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巴黎会见德国总理默克尔时?#24247;鰨?#25658;手合作、互利共赢才是解决各种全球性问题的唯一正确选择。当前?#38382;?#19979;,加强中德、中欧合作的意义已超越双边范畴。这其实已经为中德、中欧关系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中德、中欧不是对手,双方有竞争但合作的?#21344;?#26356;大、合作的机会更多。合作共赢应是中德、中欧关系发展的主线。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新材料、新能?#30784;?#29983;命科学等领域都等待着双方的合作。

              跨越小我,从作为世界稳定力量、为当前复杂多变的世界注入更多稳定性出发,定位中德、中欧合作,并在这一大格局下考虑德国及?#20998;?#20135;业政策的回归,恐怕才是真正的回归。(作者是?#26412;?#22806;国语大学教授、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负责人)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

            浙江十一选五软件

                                奇迹觉醒幸运装和套装 使命召唤ol命运和正义 莱斯特城夺冠全记录 菜红牛vs奥格斯堡 18号nba掘金vs魔术视频土豆网 澳门三分彩开奖网站 七公主舞蹈视频熊之舞 刀塔自走棋两个恶魔怎么了 二分彩计划走势图 pt电子游艺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