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仁平:希望翟天临事件形成广泛的震慑

            2019-02-14 18:41 环球时报

              翟天临14日发道歉信,表示虚荣心和侥幸心让他迷失了自己,他的不当?#24418;?#35753;学校声誉被连累,让学术风气被影响,让公众的信任被辜负,他深感自责和内疚。他说自己已正式申请退出北京大学博士后科研流动站的相关工作。

              翟天临因在?#29615;?#35848;节目?#24418;?#20102;一句“知网是什么”而引起网友对其学术功底薄弱的质疑,进而被挖出论文抄袭、违规获得学历等,其有着博士后光环的人设就此坍塌。网上的曝光范围还进一步扩大到他在北京电影学院的导师和表演学院的领导,激发了更多的不满。

              这件事再次反映出公众对公平的强烈追求,以及互联网舆论监督的活跃。互联网时代的公平已经不是一个空喊的口号,它正在武装起越来越多的工具,并且受到无数志愿者的行动支持。翟天临以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方式被逮住了,转瞬间从一个令人羡慕的“高学历演员”变成名声扫地的造假者,栽了个大跟头。

              互联网已经是无处不在、随时?#21152;?#21487;能抓一个坏典?#32479;?#26469;示众的“天网”,我们对此举双手赞成。互联网虽然解决不了所?#24418;?#39064;,但它的确产生了一定震慑作用,比如翟天临事件一定会让各种学历造假者心里咯噔一下,亦会让今后的造假者感受到更多的风险。

              这件事的确引起了更多思考,比如翟天临?#24418;?#39064;的硕士、博士学历为什么通过得那么顺利呢,他为何又能轻易进入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攻读博士后呢?这当?#24184;?#23450;有多个环节的管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形同虚设。

              学历掺水在中国并?#27465;?#20363;,我们不能把这个问题做中国大学的学历?#24049;?#27700;的夸大,也不能将这种现象轻描淡?#30784;?#20107;实?#24076;?#32735;天临这个“博士”之前就没有人觉得像中国高科技?#25226;?#24037;程师和各大研究机构里年轻学子们的博士学历一样货真价实,从一开始人们就猜到他的学历有“混出来”的成分。

              值得一提的是,这还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混学历”在很多国家?#21152;幸?#20123;专门的缝隙,它们与各大学“创收”有关。说实话,现在中国各用人单位遇到普通归国留学生求职时,怕碰到掺水学历的警惕?#21592;让?#23545;国内大学毕业生时往往高多了。中国大学“计划外招生”的名额往往有限,而外国?#34892;?#22823;学则对花钱的学生来者不拒。

              借翟天临这件事,我们主张所有大学和科研机构今后招学生需要进一步规范化,对学生上课的纪律要求和论文管理则需更加严格,尽量减少“混学历”的情况,以及降?#22270;?#21010;外学生“混学历”的程度。

              高学历?#27465;?#20160;么用的?它们应当用来培养真正的高端教学和科研人员,而不是充门面、当求职敲门砖用的。一般的?#23548;?#24037;作,硕士学历应当说足够了,翟天临这样的演员,更是没有必要用博士、甚至博士后的头衔来为自己加光环。

              希望翟天临事件会对中国社会高学历崇拜的纠偏产生一些影响,另外也有助于推动社会对高学历文凭生产过程的一些松懈环节进行清理。

              最后我们想说,翟天临事件暴露了?#29616;?#38382;题,但是不能因此而得出中国的学历管理已经一团糟的结论。客观说,中国的文凭管理是全世界最严格的之一,其实从科举时代开始就如此,今天依然是。高等教育是中国阶层流动的重要通道,这点没有变。寒门学子们无需因此事沮丧,这?#27465;?#32451;真本事的时代,各种用知识砌成的光辉的塔尖都要凭实力一步步走上去,靠混是绝对混不上去的。(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责编:李林芝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

            浙江十一选五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