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仁平:警方信息应是公众理性判断的落脚点

            2019-03-17 19:45 环球时报 单仁平

              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事件不断出?#20013;?#36827;展,在该校校长被解聘、成都温江区教育局及市场监管部门都有负责人被停职检查的同时,警方也通报了社会上个别人伪造信息、煽动事态的情况。这些消息经官方披露后,一些人对警方的初步调查结果表达新一波的质疑和不满,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物霉变事件作为一个舆论事件继续发酵。

              当政府公信力在互联网时代支持不了其一锤定音角色的时候,互联网舆论场的部分抵制性回应是很正常的。这是多元化舆论场的普遍规律。

              食品安全,尤其是中小学学生食堂的食品安全是非常牵动人心的事情,在这方面公众的眼睛里揉不进半粒沙子,大家势必会用最严格的标准、甚至举着放大镜来审视有所怀疑的每一个细节。最初的信息让公众产生问题非常?#29616;?#30340;印象,如果调查的实?#26159;?#20917;证明有些信息是夸大、失实的,甚至这当中有恶意推波助澜的因素,公布这样的调查结果是很有挑战性的一件事。

              一旦形成公共舆论事件,声音注定很庞?#21360;?#25105;们对社会作为整体提出这样的主张:一方面要多包容各种激烈的声音,不与舆论场会自带的一些极端情绪过于较劲;一方面还是要把官方、特别是警方的调查作为社会集体判断的最终落脚点,视警方为权威信息?#30784;?#36825;是中国社会应当有的集体理性。

              在此案中,警方执行调查任务,它显然没有理由和动机去偏袒一所民办学校,为它遮掩问题。特别是在事件已经引起全社会高度关注的时候,警方掩盖事实、编造情节意味着极其巨大的风险,完全是他们不?#27801;?#21463;的。

              十八大以来,国家?#29616;?#33104;败,狠打官员的徇?#37237;?#27861;,针对一个敏感事件一旦组成调查组,无法设想其中存在根本性造假的空间。谁敢担这样的责任?就是上级敢,下级也不敢。周永康都能倒,哪个要求你造假的市长、省长、法院院长能?#24247;?#20303;?舆论一旦起来,再倒过来查,露了馅,办案人都要跟着坐牢。

              由于互联网舆论场是多元的,什么势力、什么人都有办法在上面直接或者隐蔽发声,因此各种声音的动机也是复杂的,有些微妙难言。众声喧哗之中,作为理性的分辨,官方调查组在舆论高度监?#36739;?#30340;信息发布,?#29053;?#24615;应当是最高的。

              有人质疑,那些诬陷学校食堂、制造虚假证据的人能有什么?#20040;Γ?#36825;样的问题是不是同样应当针对成都的官方来问:他们掩盖一所民办学校的问题有什么?#20040;Γ靠?#35266;?#25285;?#20107;件中个别人出于个性化原因搞错了事情或者恶意提供虚假信息,比今天官方在舆论严厉监?#36739;?#22855;怪地铤而走险搞造假,可能性要大得多。

              不管怎?#27492;担?#25104;都七中实验学校的食堂事件?#20161;?#36805;速在家长中点燃,然后又在互联网上快速扩散,有其深刻的现实逻辑。尤其是,一所民办学校的事,很快演变成舆论对当地政府的指责,这种?#36127;?#27599;一次舆论事件必有的发酵模式值得深思。

              官方要在提高公信力方面下一场持之以恒的大功夫,尽最大努力取信于公众。但同时也要看到,政府的能力是有限的,这决定了它的公信力永远达不到一个完美的水平。我们最后想说的是,舆论场上总会存在部分的抵制情结,缓解这个问题是必须有的作为,但缓解的方式也需包括官方及整个社会接受、适应存在那样的舆论,从而自然降低它们的冲击力。(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责编:薛艺磊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

            浙江十一选五软件